/
/
/
/
/
 
Partner der Semperoper - Die Gläserner Manufaktur

塞帕歌剧院历史

「德累斯顿化」:以理查·施特劳斯歌剧《达芙妮》作为第一个首演,这部歌剧是他九部在德累斯顿举行世界首演的其中一部。理查·施特劳斯的作品,以及与德累斯顿有密切​​关系的作曲家如卡尔·马利亚·冯·韦伯、理查·瓦格纳,他们的作品都将会在未来的五年中隆重呈现;另外,巴洛克歌剧也将理所当然地在这个巴洛克城市的舞台中上演。

塞帕歌剧院以新创立的第四个部门「青年剧场」来呈现它「年轻化」与同时跨年龄层的发展方向;其节目在歌剧院旁较为小型的演出场地演出。赫斯勒博士指出:「年轻的观众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不仅是因为他们是未来的主要观众群,更因为他们是支持我们艺术创造、维持美好艺​​术形式发展、并且为此注入新生命的人。」

塞帕歌剧院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着重发展与维护属于歌剧院自身的剧目与歌者。剧院总监乌尔丽克·赫斯勒与歌剧部门​​经理伊藤·佩森决定扩大驻院歌者编制,让更多后起之秀在各个风格与角色上能有更多发展其艺术特质之空间。佩森强调:「每部作品都是每一位歌者与全体歌者相互依存而产生的,而艺术家则是这整体作品的一部分,这一点使我非常地着迷。」

塞帕歌剧院芭蕾在芭蕾总监亚伦·沃特金的带领下具体化了舞团的精神与共识,其中包括把舞剧《柯贝莉亚》与弗塞的作品带到舞台上,并且与德累斯顿舞蹈学院以及赫勒劳剧院的艺术家们共同合作。

变迁至新繁荣

在1970年初期,在首席导演哈里·库普费尔、歌剧部门经理霍斯特·西哲与音乐总监齐洛弗里德·库尔兹的带领下,使德累斯顿歌剧院走向繁荣光景。非传统的节目内容,以及充满想像、挑战還有以音乐为导向的制作风格,吸引觀眾不断地造访这易北河之都,观赏这个耐人寻味的音乐剧场,其中包括了乌多·齐默尔曼的新作品。此外,他们并展开了一连串的重要首演,其中包括勋伯格的作品《摩西与亚伦》,这是第一个在社会主义平台下的舞台作品。音乐学作家汉斯·海因里希·施史徒肯希米德在《法兰克福汇报》中评论此演出为「突破成果」。如今在欧洲随处可见的哈里·库普费尔歌剧导演新风格(如《唐怀瑟》)以及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的实力,让德累斯顿居民希望能恢复塞帕歌剧院旧有风貌的愿望,赋予了真正的意义。1985年2月13日在国际的瞩目下以约阿希姆·赫兹制作的歌剧《魔弹射手》与《玫瑰骑士》重新揭开了塞帕歌剧院的序幕。来自德累斯顿的新首席导演制作了许多重要的歌剧,其中包括他亲自翻译的雅纳切克歌剧《命运》;另外亦包括哈特穆特·亨兴指挥、露丝·伯格豪斯导演的划时代歌剧制作《厄勒克特拉》,以及沃尔夫冈·瓦格纳与当时国际知名的德累斯顿男低音西奥·亚当共同合作的瓦格纳歌剧制作。

1978年创立的德累斯顿音乐节虽然为城市带来了许多来自欧洲各大歌剧院的客席演出,但其「世界开放性」并未真正被认同;东德时代仍走向一个「痛苦的状态」,德累斯顿歌剧作曲家莱纳·库纳德说道:「对于每一个艺术家都是致命的」......

自从两德统一与重新建立萨克森自由州后,萨克森国家歌剧院在国际间更明显地受到瞩目。1991年,克里斯托夫·阿尔布雷希特任职为剧院总监;2003年,格尔德·于克接任此职。在沉寂一段时间后,剧院于2008年再度前往日本巡回演出。而德累斯顿居民与游客则可时常在塞帕歌剧院中欣赏到一流歌者与指挥家的演出。 90年代,具有远见与充满活力的指挥家朱塞佩·辛诺波里就任为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并时而担纲指挥歌剧演出,譬如他指挥演出的歌剧《没有影子的女人》,至今令人难忘。

塞帕歌剧院能够如此知名的原因,不仅在于它拥有一个极为优秀的乐团,还有它自中世纪以来延续的传统,历代传承的作曲暨指挥家,如:许茨、哈塞、韦伯、瓦格纳以及音乐总监如舒赫、布什、贝姆、凯尔贝特、肯普皆创造了极高的艺术成就。
马蒂亚斯·赫尔曼(摘自《传统的乐趣与负荷》(Opernwelt 3 / 2009)

塞帕歌剧院重新开幕

1985年2月13日具有一个享誉国际的特殊意义─ 由于德累斯顿居民与睿智的政治家、艺术家、以及所有塞帕歌剧院工作人员的支持,让这超过百历史的音乐剧场艺术能够维持着国际级水准。
伊瑟多勒·莱斯贝克

第三座塞帕歌剧院

(根据戈特弗里德·塞帕设计蓝图所建)
第三座塞帕歌剧院以卡尔·马利亚·冯·韦伯的歌剧《魔弹射手》揭开序幕,其他还包括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玫瑰骑士》、齐格弗里德·马修斯的歌剧世界首演《旗手克里斯托弗·里尔克的爱与死之歌》、以及乌多·齐默尔曼的芭蕾世界首演《燃烧的和平》。

1946至1955年,为修复稳固歌剧院遗址而施行了第一次工程,并于1977年6月24日开始重建。1984年重建完成的歌剧院建筑被移交至国家歌剧院管理部门并开始在技术与艺术层面试运行,1991年正式更名为德累斯顿萨克森国家歌剧院。为纪念1945年2月13日的德累斯顿大轰炸,1986年首次由当时首席指挥汉斯·冯克带领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举行纪念音乐会,演出曲目为勃拉姆斯的《德意志安魂曲》。2002年8月至11月,由于百年大洪水的破坏,歌剧院于此期间暂停演出。来自德国与世界各地如意大利、日本的游客都到此帮助维护与整理清扫歌剧院;各界的慷慨解囊也使萨克森国家歌剧院感受到来自国际间的团结力量。

自塞帕歌剧院重新开幕后,在历届剧院总监的交替中,试图不断地从德国与意大利歌剧中建立丰富且多元的表演节目;除了理查·施特劳斯、韦伯、瓦格纳外,亦经常演出莫扎特、威尔第、普契尼的歌剧,另外还包括许多世界首演或德累斯顿首演,例如在「第三座」塞帕歌剧院十周年庆之时上演的贝尔恩德·阿洛伊斯·齐默尔曼的歌剧《士兵们》;以及曼佛雷德·特罗亚恩的《最伟大的魔法》。除了欧洲的歌剧外,美国的音乐剧场作品以及巴洛克歌剧(最近期演出:亨德尔的《朱利奥·凯撒》)亦包括其中。此节目的演出构思建立于德累斯顿的歌剧传统,其中亦包含了恢复既有的歌剧类型。

许多来自国内与国际的客座导演、编舞家、舞台与服装设计师,由于他们的付出让德累斯顿歌剧院成为国际间音乐与芭蕾剧场的美学典范之一。在此可以欣赏到在国际间极受欢迎的指挥家演出歌剧,并与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合作演出音乐会。

芭蕾舞团在经历不同芭蕾总监的带领下有着不同的名称,每个名称的改变都阐明了他们在芭蕾舞蹈上的艺术导向,并持续不断地走向国际芭蕾舞界的顶峰。

歌剧院的驻院歌者是德累斯顿歌剧文化中特别重要的资产之一,他们的名字与演出角色记载在欧洲各大歌剧院的日志本中;如果没有这些歌者、优秀指挥家以及被评为全球十大乐团之一的德累斯顿国家管弦乐团共同合作,或许就无法成就这连续不断的成功,或许就会如瓦格纳的歌剧《黎恩济》一般不受到重视。

1992年,塞帕歌剧院赞助基金会正式成立;在其财务的支持下,实现了发表演出委托作品、或特殊制作的理想,并可邀请世界一流的艺术家来参与演出。基金会每年并举办公开颁奖音乐会,以表彰在国家歌剧院中杰出的艺术家。例如2006年萨克森国家歌剧院合唱团以其高水平的演出,成为国际间被高度评价的合唱团之一,因此获得基金会颁发奖项。
伊瑟多勒·莱斯贝克

歌剧作品与历史

观赏歌剧就有如在现实与意志之间的时光旅行;人们可以在观赏中感受到什么,或是有任何的看法,这都只有观众自己才知道。在舞台的世界里让人抽离现实,但是它丧失现实性了吗?

歌剧作品《潘特西丽亚》与《卡迪亚克》是歌剧院庆祝周的当代歌剧剧目,并写下了德累斯顿二十世纪的歌剧历史。这两部作品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1920年代于「第二座」塞帕歌剧院举行世界首演,这都要感谢当时的音乐总监弗里茨·布什,他为当代作曲家的优秀作品贡献良多。在威玛共和时代举行的首演,是在内外政治冲突、经济成长期的货币改革时期,​​但相对之下是在内外政策稳定中的状况下进行的。在军事与中产阶级的呼应下,个人自由的新定义与快速发展的娱乐事业确立了当时的生活模式,伟大的艺术作品亦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诞生。但前卫的艺术对中产阶级来说有如猛兽一般,这所谓的「稳定」其实是建立在一个一触即发的危险情况下。1924到1929年间历史走进了「黄金二〇年代」,但这「黄金」在世界经济大萧条的景况下对大部分人来说也变得失色。

奥特马·舍克的《潘特西丽亚》(1927),这部与理查·施特劳斯歌剧《厄勒克特拉》形式相近的独幕乐剧,在塞帕歌剧院上演持續超过十年;它讲述着一个性别抗争的故事:爱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避难所;被撕裂的阿基里斯的尸体与垂死的潘特西丽亚一起崩塌。

保罗·欣德米特(1926)的歌剧主角卡迪亚克(与剧名相同),这位既有天份又享誉盛名的铸金师到底是位士绅,还是位谋杀者呢?他有分裂人格吗?事实上是,他缺乏社会沟通关系的能力,甚至是和他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女儿也如此。另外一个事实是,谁买了他精心铸造的首饰不久之后就会被谋杀,首饰亦不见踪影。欣德米特在这部作品上连结了浪漫时期与当代蔚为风潮的音乐元素。
伊瑟多勒·莱斯贝克

第二座皇家宫廷剧院

(由戈特弗里德·塞帕设计,其子曼弗雷德·塞帕建筑监督)

于1878年2月2日以卡尔·马利亚·冯·韦伯的《庆典序曲》与哥德的《在陶里斯的伊菲革涅亚》揭开序幕。


重建或是新建,是否委托戈特弗里德·塞帕设计,是此次重建工程非常激烈争论的议题。塞帕于1849年参与德累斯顿五月起义的事情仍未被淡忘。最后在德累斯顿市民联合签名请求下,塞帕被准许再次设计新剧院建筑。在半个世纪之内,当时最时尚华丽之一的歌剧院第二次重新落成。

至1895年为止,宫廷剧院(塞帕歌剧院前身)为歌剧与戏剧演出之场地。音乐总监恩斯特·冯·舒赫,自1882年起他亦是宫廷歌剧院总监;他在任期间,开启了德累斯顿知名的理查·施特劳斯传统,曾在任内世界首演施特劳斯歌剧《火荒》(1901)、《莎乐美》(1905)、《厄勒克特拉》(1909)与《玫瑰骑士》(1911)。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萨克森国王退位,宫廷剧院亦变为「萨克森国家剧院」。

1922年,弗里茨·布希被聘任为音乐总监与歌剧部门​​经理。他除了曾经世界首演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间奏曲》(1924)、《埃及的海伦》(1928)与他着手计画的《阿拉贝拉》(1933) 外,他亦世界首演了费卢西奥·布索尼的歌剧《浮士德博士》(1925)、库尔特·魏尔的《主角》(1926)以及保罗·欣德米特的《卡迪亚克》(1926)。1933年弗里茨·布希被当时的纳粹人士逐出歌剧院。

1934年由卡尔·贝姆接任为音乐总监与歌剧部门​​经理,他任职期间曾世界首演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没有影子的女人》 (1935) 与《达芙妮》(1938) 。

1944年8月31日由于「全面战争」的情况下,塞帕歌剧院被迫关闭,当时最后一场演出节目为卡尔·马利亚·冯·韦伯的歌剧《魔弹射手》。

1945年2月13、14日,塞帕歌剧院在德累斯顿大轰炸中几近完全被摧毁。
伊瑟多勒·莱斯贝克

第一座皇家宫廷剧院

(由戈特弗里德·塞帕所设计)

1841年4月13日以卡尔·马利亚·冯·韦伯的《慶典序曲》與哥德的《托尔夸托·塔索》揭開序幕。

为了使萨克森文化之国的声誉能够跨越国界远播,在历经约为四年争议不断的讨论后,1838年萨克森国王奥古斯特二世委托塞帕兴建一座新的宫廷剧院,兴建费用由萨克森国王个人经费支付。然而他在1839年要求议会支付其费用,而引起了一场宪政危机。

在塞帕的原本的计画中,他希望可以建构成一个「德累斯顿论坛」,其中包含一座画廊、一座橘园与一座剧院。

理查·瓦格纳在这一座歌剧院中,展开了他通往世界知名的道路,他的三部歌剧《黎恩济》(1842)、《飘泊的荷兰人》(1843)与《唐怀瑟》(1845)皆在此举行世界首演。

瓦格纳希望能够推翻现状:「我们现在的社会对他所要履行的任务是没有被理解与意识到的,因此是无法完成履行的。」由于他在1849年参与五月起义而被迫离开德累斯顿。

1869年9月21日「第一座塞帕歌剧院」为祝融所毁。
伊瑟多勒·莱斯贝克